杂文学圈教学法在中原现代艺术学中的应用,国

作者:现代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我国现代文学阅读方法思考

摘要:中国现代文学课程是普通高等学校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专业基础课程,学生的阅读状况成为决定本课程教学效果的关键。本文主要针对中国现代文学文本阅读现状进行分析与研究,总结出切实可行的阅读方法。

关键词:中国现代文学 阅读方法 阅读状况 影响因素

一、阅读的重要性

中国现代文学课程是普通高等院校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专业基础必修课,在整个专业课程设置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中国现代文学的教学主要分为两大块,即文学运动文学思潮与作家作品。教师主要讲解三十年文学发展的脉络,按照三个十年或者体裁的划分讲解作家作品、文学活动及文学思潮。学生则需要在教师指导下阅读作品,提高自身文学鉴赏能力。因此,学生良好的阅读能力与习惯直接决定了中国现代文学课程教学效果。目前在大中专院校汉语言文学专业课程设置里,一般把中国现代文学安排在大一,这样安排有其科学合理性。一是因为现代文学史上很多经典作品在中小学阶段已经学习或者阅读过,学生学习起来有一定的基础,有利于学生接受专业学习。如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经典大家鲁郭茅巴老曹,学生在中小学阶段基本学过他们的作品,而从课堂实际情况来看,学生对之前接触过的作家作品更易于理解和接受,而对于之前没有接触阅读过的作家作品则难理解或进一步阅读,如穆旦、徐訏、无名氏、冯至等一大批作家作品。二是大量文学经典阅读为更高年级理论课程开设打下基础,如文学理论、语言学理论、文艺鉴赏等,因此学生良好的阅读能力与习惯是学好专业的保证,从大一开始培养和训练学生的阅读能力关乎未来中小学语文教师的整体素质。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学生是中小学语文教师的主要师资来源,一个教师的阅读状况直接影响一批学生的阅读水平,从而形成一种循环,由此可见在大学本科阶段提高学生的阅读水平是一个关乎全民素质的大问题。

二、阅读现状与特征

在当下普通高校,尤其扩招之后的二本院校中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的阅读情况不甚理想。笔者经过调查研究认为目前现代文学阅读状况呈现出如下特征:一是阅读态度与行为不匹配,意识到阅读的重要性但行为上不匹配,二是因为各种考试和就业带来的心态浮躁,三是阅读氛围不浓,缺乏阅读目标,四是电子产品和设备的巨大诱惑,使学生远离阅读[1]。阅读对学生来说是非自主自觉不可的。《中国大百科全书》对“阅读”进行了界定,阅读是一种从印的或写的语言符号中取得意义的心理过程,阅读是一种基本的智力技能,这种技能是取得学业成功的先决条件,它是由一系列的过程和行为构成的总和[2]。叶圣陶曾特别强调阅读自觉的重要性:“阅读要多靠自己的力,自己能办到几分务必办到几分,不可专等老师抄给字典辞典上的解释及参考书上的文句,直到自己实在没法解决,才请教老师或其他人。因为阅读是自己的事,像这样专靠自己的力才能养成好习惯,培养真能力。”[3]对于中国现代文学教学来说,只有学生大量阅读才能较好地架构整个知识体系,打下坚实的基础,把握整个学科体系,且为理论课程学习储备丰富的素材,提高学生的研究鉴赏能力。

三、影响中国现代文学阅读状况的因素

造成目前学生阅读状况不理想的原因有很多,但笔者认为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

1.高校扩招背景下的学生来源变化。自本世纪初实施高校扩招政策以后,普通地方院校招生规模不断扩大,高校教育进入批量化生产阶段,学生进入大学学习的几率大大提升,一方面体现了教育公平性的原则,另一方面却发现所招学生整体素质不如从前。汉语言文学专业作为老牌人文学科在就业方面不尽如人意,因此招生时,第一志愿录取率较低,很多学生是通过调剂的方式录取,学生自身可能并不喜爱文学,缺乏人文素养与情怀,导致部分学生阅读兴趣与动力缺失,学生在专业学习过程中持功利性学习态度,目的是顺利毕业,拿到毕业证作为就业敲门砖,因此部分学生不读不知某些经典作家作品成为一种必然。

2.高校教育转型背景下课程设置的症结。随着高校改革的深入,部分普通地方院校被要求向应用型院校转型,笔者所在院校即如此。这一政策反应到专业建设中首先就体现在课程设置与人才培养方案上。在学生课时总数不变的情况下,学校为学生开设多种技术应用型课程,包括计算机应用、社交礼仪、演讲与口才,除此之外还有一系列公共课,如英语、普通话、教育学、心理学、马克思主义原理、大学语文等,所有课程一开出,加上各种实习环节,势必只有压缩专业课课时。笔者所在学校的中国现代文学课程,课时从150节压缩到100节再到90节,再减去因为各种假期和学校活动减掉的课时实际上不到90课时。中国现代文学这门学科却是研究者众多,随着研究深入、这门学科研究成果不断丰富,不少曾因为各种原因或被尘封或被遗忘的作家重回文学史,如徐訏、张恨水、张爱玲等。但是课程内容越来越丰富,教材越编越厚,课时却越来越少,使得部分作家作品教师无法在课堂上给学生讲精讲透,只能蜻蜓点水地带过,学生当然无法产生阅读兴趣。

3.社会大环境导致学生和学校浮躁而功利。钱理群教授曾说我们正在培养“绝对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作为教育的实施方和受众方都无可奈何。学校只是按照教育方针根据社会需求培养人才,学生只是很好地适应这种潮流而已。现在普通地方院校不断以各种数字进行精确比拼,如科研项目、学术专着与论文、就业率、四六级通过率等,学生只是较好地适应这个比拼过程的产品而已。在这样的氛围之下,学生很快就找准自己的定位,从大一一开始,学生就开始为大四后的去向而焦虑,或考研或就业,目的非常明确,功利主义学习成为一种常态,静下心来好好阅读只能成为镜中花、水中月。

四、科学合理的阅读方法

针对学生目前的阅读状况,教师需要引领学生掌握科学合理的阅读方法,为此笔者结合教学经验提出如下解决方法:

1.发挥课堂教学的引导作用,一边讲课,一边引导学生同步阅读。中国现代文学在整个文学长河中只是短暂三十年,然而,这三十年里伴随着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风云变幻呈现非常复杂的文学现象与思潮,作家作品丰富多彩,如今学生远离这段历史背景,因此对很多作家作品产生了严重的疏离感,学生普遍反映有许多作品读不懂,或者没兴趣,这就需要教师注意教学方法,发挥自身和课堂的引导作用。如鲁迅先生的作品,自小学起语文教材中就选用了《风筝》这篇文章,到了中学更是选用了一系列小说、杂文和抒情散文作为精读篇目,然而由于鲁迅先生所处时代背景及战斗的需要,很多话难以直说,学生觉得晦涩难懂,几无兴趣,以至于中学生中流传着“三怕”,即“一怕周树人,二怕写作文,三怕文言文”。虽为戏言,却道出了学生的心声,鲁迅成为中学生中最不受欢迎的作家。然而一部中国现代文学史中,鲁迅是一面旗帜,不读鲁迅不懂鲁迅,中国现代文学课程很难学好。因此,必须加强教师在课堂中的引导作用,采用精读方式讲透部分作品,从而激发学生阅读兴趣。笔者经常采用课堂阅读与课后阅读相结合的方法达到较好的教学效果,布置学生的阅读首先要跟上教学进度,教学和阅读同步进行,一方面保证较好的课堂教学效果,另一方面更好地实行课后阅读的拓展和延伸。

2.借影视作品调动学生的阅读热情。在笔者十几年教学经历中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提问学生是否读过某部作品,学生往往表示没读过或不知道这个作家,一问是否看过某部作品改编的影视作品,课堂异常活跃,如张恨水的《金粉世家》。的确,纸媒阅读呈现的只有文字符号,需要读者充分调动想象力领略作品的丰富内涵,对当下在各种电子传媒包围下成长起来的学生来说显得枯燥单调。经典作品经过编剧的改编地演员的演绎,加上服装、道具、灯光、音响等加工制作而成之后,学生无需动脑筋就可以轻松掌握作品内容。面对如今扩招之后各地高校在经历拼招生数量和进行应用型转型后,许多学生少却了人文情怀,甚至很多学生是用调剂的方式招进来的,教师很难期待学生如同以前真正热爱文学的青年那样认真阅读,只能借助影视作品的巨大影响力引导学生观看影视作品之后再读文学原着。如鲁迅的《阿Q正传》、老舍的《骆驼祥子》、《月牙儿》、曹禺的《雷雨》等。

3.建立课外阅读小组。笔者在长期教学经历中发现,我们使用课堂阅读教学方法或影视作品的引导,很难达到持续性效果,想要达到长效机制,还要另寻他途。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生活与学习变得更便捷,但是大众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被手机绑架,想要阻止是不可能,也是不科学的,但是对于教学来说,教师可以因势利导、与时俱进,组织学生利用QQ或微信建立课外阅读群,利用课余时间在群里组织讨论,带领学生有步骤、有计划地阅读,学生在群里畅所欲言,教师加以适当带领,阅读氛围很好,效果不错,延伸和拓展了同步阅读成果。

4.合理使用电子设备和读书软件,把纸质阅读与电子阅读结合起来。当下我们正处于信息大爆炸时代,各种电子设备和软件成为学习与生活的必需品,因此阅读方法上不必墨守成规,引导学生合理运用各种软件及设备带来的便捷是非常有必要的。如今大学生利用手机上QQ、微信、微博,浏览各大网站,查找需要的各种资讯,耗费了大量时间进行各种“碎片式阅读”或“浅阅读”,这样阅读不仅无益,反而不利于学生进步,造成学生不良阅读习惯。教师可以引导学生利用智能手机带来的便捷下载合适阅读资料,随时随地地阅读,有效利用时间。如笔者要求学生在手机上下载移动图书馆或掌阅等阅读软件,一是顺应学生的阅读习惯,二是合理有效地利用高校各大图书馆丰富的馆藏资料,三是有效地利用学生所有可利用的时间。教师在讨论群里不时加以引导,几方面结合在一起,势必营造良好的阅读氛围,努力提高自己的文学素养。

参考文献:

[1]李婷.中国现代文学课程阅读现状及对策———以邵阳学院中文系为例[J].现代语文,2016.

[2]曹祥芹,韩雪屏.阅读学原理[M].郑州:河南教育出版社,1992:1.

[3]叶圣陶.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0:121.

阅读次数:人次

论文学圈教学法在中国现代文学中的应用

摘要:文学圈作为一种阅读教学法在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蔚然成风,作为一种新型的阅读教学方式,文学圈适用于文学类课程的教学活动。文学圈在中国现代文学课程中的应用可以很好地解决目前学生不读作品的困境。

关键词:文学圈教学法;中国现代文学;应用研究

在高师院校中文系的课程设置中,中国现代文学课程为专业必修课,是中文专业学生必修的核心课程。中国现代文学课程为学生提供了了解现代文学三十年来发生的文学现象及经典作家作品,而“鲁、郭、茅、巴、老、曹”这些经典作家即涵盖其内。学生熟悉掌握现代文学史及经典作家作品,不仅有助于积淀其人文修养,而且还可以为将来走上教学岗位的学生积累必要的现代文学基础知识。因此,中国现代文学课程教授的质量及效率至关重要。就目前高校该课程的教学而言,基本上都是采用传统的讲授法进行教学,授课教师是课堂的绝对中心,教师在课堂中普遍进行的是填鸭式教学方式。这种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法,优点在于教师能完全掌握课堂教学的秩序,能够合理分配教学的重难点,不过此教学方式还有一个很大弊端,即是没有充分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没有让学生完全参与到教学活动中来,所以,就教学效果而言,这种教学方式效率有限。针对目前中国现代文学课程普遍采用的传统教学方式,笔者认为可以采用其他教学方式,改变目前中国现代文学课程教学方式的困境。简言之,即是采用文学圈教学法,进行合理有序的应用。

一、文学圈教学法的内涵及实施方式

文学圈教学法的概念及内涵

作为一种阅读教学方式,文学圈最早的发现者是美国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城的一名小学教师卡伦•史密斯,1982年,卡伦•史密斯一次偶然机会在教室内落下了一批阅读书目,这些书目遂引起了学生的兴趣,学生争相阅读,发表看法,甚至自发组成讨论小组,在以后的期末考试中,令人感到神奇的是这些学生的阅读成绩大幅度得到了提高。而卡伦•史密斯所教班级的这种阅读经验,被本校教师大力推广。卡伦•史密斯所发现的这种由学生自发组织的阅读活动便是今天我们所讲的文学圈的雏形。文学圈概念的正式提出要归功于美国学者哈维•丹尼尔斯,1994年,哈维•丹尼尔斯的巨着《文学圈: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室里的声音和选择》正式出版,在书中,作者详细地界定了文学圈的概念,其认为“文学圈是以合作学习理论为基础的暂时性的弹性阅读小组,小组成员自主选择并阅读同样的故事、诗歌、小说或其他文学作品,在完成独立阅读之后,小组共同决定要讨论的内容。成员根据自己在小组中特定的角色和职责为下一轮将要举行的讨论会做准备,按照各自分配的角色,设计阅读作业纸,准备讨论时的问题提纲。在讨论会上,成员根据自己先前准备好的问题提纲与教师和组内其他成员进行讨论,尽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各阅读小组完成一部书的讨论之后,成员会以恰当的方式,集中而创新地展示、交流作品中的精彩部分,这样有利于同更多的团体成员交流和共享阅读的快乐和惊喜。最后,完成讨论的小组之间进行必要的成员交换选择更多的阅读材料,组成新的文学圈,展开新的一轮阅读与讨论。”[1]从以上哈维•丹尼尔斯对文学圈概念的界定可以看出,文学圈阅读法适合的最佳领域是阅读文学类课程,如小说、诗歌、散文等课程的教学应用。学生在诸如小说、诗歌、散文、戏剧等文学作品自由阅读的过程中,独立产生对这些阅读材料的兴趣,然后自发与同学结成讨论小组,讨论交换自己的阅读心得。这种阅读方式有点类似于国内流行的班级读书会,不过,与班级读书会最大的不同在于,在文学圈阅读过程中,学生的自主性会得到更多的尊重,学生的个性也更易得到表现。

文学圈教学法的实施程序

文学圈在最初雏形形成的过程中,学生对阅读材料的选择完全是随意和偶然性的,由于现实的教学过程中,一门课程的教学存有基本的大纲及重点。因此,如果完全让学生随性自主选择阅读材料,会导致阅读的分散及偏离。针对文学圈雏形的这种特点,哈维•丹尼尔斯在书中又针对性地加入了学习任务单,文学圈的这种阅读随意性问题得到了根本的改变。因此,成熟的文学圈教学过程中,课任教师亦扮演了一个积极的参与者角色。其角色的最为重要的职责是任务单的设计。一般而言,一个完整的文学圈教学过程可以分成六大部分,即选择阅读材料篇目、形成不同阅读小组、设计小组阅读任务单、分角色完成阅读材料、教师总结评价、形成新的阅读小组。在这个过程中,最为重要的部分是阅读任务单的设计。在设计阅读任务单过程中,教师要根据学生的阅读能力特点、兴趣爱好,甚至是性别差异,设计适合学生的阅读能力及兴趣的问题任务。任务单的问题要有开放性、延展性和思辨性,这些问题在课堂上讨论时,要能最大限度地得到展开,并引起学生的辩论探讨。另外,文学圈教学法顺利实施的又一环节是教师的总结评价。在现实文学圈教学过程中,教师根据现场教学进行的实际情况,可以在学生讨论完成之后进行现场总结评价,亦可以填写问卷表,以便在下一次文学圈教学活动开始时进行回顾和总结。每一次的文学圈教学活动要及时做好评价和总结,要肯定表扬学生的优点,亦要指出不足之处,这样学生才能在一次又一次的文学圈教学活动中得到脱胎换骨的提高。

二、文学圈教学法在现代文学课程中的实施

文学圈教学法的最佳实施领域是阅读教学,尤其是文学类课程的应用,在高师院校中文系课程设置中,几乎有一半课程是文学类课程,如现代文学、当代文学、外国文学、古代文学等等。因此,对这些课程进行文学圈教学方式是水到渠成的。

中国现代文学课程的性质及特点

如前所提,中国现代文学课程是高师院校中文系开设的专业必修课,一般开设两个学期。按照中国现代文学课程实施方案来看,这门课程要求学生掌握现代文学发展三十年的基本文学史知识及经典作家代表作品。而作家代表作品的教学几乎占据了中国文学课程的大半壁江山。学生了解掌握了多少代表作家作品,实际上决定了这门课程的教学成败。以“鲁、郭、茅、巴、老、曹”为核心的现代文学巨匠代表作又几乎占了现代文学课程文学类作品的一半,这些作家作品内容涵盖了小说、散文、诗歌、戏剧领域,学生对这些作家作品的掌握又是重中之重。因此,在实际的文学圈教学过程中有针对性地选择这些作家作品,极大地提高了学生学习掌握现代文学课程的效率。

文学圈教学法在现代文学课程中的案例分析

现代文学课任教师大都有这样的困惑,就是现在的学生不爱读作品或者说是根本不去读作品。这些学生为什么不爱读作品呢?客观方面来说,现代文学课程中有些作品由于年代社会背景的原因,比如鲁迅的杂文、郭沫若的戏剧等,必须结合时代背景来研读,这些学生由于自身的时代历史背景的积淀薄弱,不能融入作品,所以就有些抵触作品文本的评析。从主观上看,则是课任教师教学方法的生硬,也就是教师满堂灌一言堂的教学方式,这种填鸭式的教学方式长久以来会让学生有些麻木,从而在课堂上与教师的教学节奏不相协调,这样的教学效果就有些差强人意了。下面笔者尝试以茅盾的短篇代表小说《春蚕》为例进行文学圈教学法的设计。1.《春蚕》内容简介及教学目标《春蚕》是茅盾的代表短篇小说。该作品创作于1932年,按照现行的文学史的界定,《春蚕》“通过描写30年代中日淞沪战役前后,江南农村蚕农老通宝一家的养蚕‘丰收成灾’的悲剧事实,形象地揭示出帝国主义经济侵略给中国农民带来的民族灾害;展示了中国商业资本家和官僚阶级由于转嫁危机与农民阶级形成的尖锐矛盾;同时勾勒了两代中国农民不同的思想与行为,预示着他们所走的不同道路”。[2]《春蚕》与叶紫的《丰收》、叶圣陶的《多收了三五斗》是30年代描写“丰收成灾”的三部代表作。《春蚕》以现实主义写实的笔法描写了江南杭嘉湖蚕乡“蚕农”这个群体的悲惨生活,小说形象地塑造了以“老通宝”和“多多头”为代表的两代蚕农的形象。《春蚕》的教学目标在于要让学生明了为什么老通宝一家养蚕丰收成灾了;其次是掌握老通宝、多多头两代蚕农的性格差异;最后掌握小说的叙述特点。在以往的传统教学过程中,科任教师一般是以事件———人物———方法的方式,讲述作品背景、分析丰收成灾的原因、总结人物形象特征、最后是评价小说的写作方法。这种以教师为中心的讲授法,优点在于讲解思路很清楚,不过缺点是学生的参与感不强,对作品内容及人物的认识不够深刻。2.《春蚕》文学圈教学法应用流程按照上文所提文学圈教学过程的六大步骤,第一步是选择阅读材料即《春蚕》;第二步是形成阅读小组,笔者尝试以学号分配方式随机组合成不同的阅读小组;第三步是设计阅读任务单,此部分是关键。笔者主要列举以下问题:A.请详解《春蚕》丰收成灾的主客观原因?B.你认为老通宝借债买桑叶的细节是否真实?C.怎样评价《春蚕》中的日常生活细节描写?D.叙述老通宝与多多头的性格差异。E.《春蚕》叙述描写特点。F.《春蚕》的民间话语形态表现。此任务单要在教学前一周提前布置给学生准备,接下来就是《春蚕》课堂的正式教学。在教学过程中,学生根据先前准备的任务单,在课堂上分小组自由讨论,教师扮演的角色是引导及聆听。讨论结束之后,进入第五个流程,即教师的总结评价。教师要根据学生在教学现场的表现,充分肯定学生对任务单的理解探讨。对于其在讨论过程中的一些不足提出改善,为进入下一个文学圈做出准备。3.传统讲授法与文学圈教学法在《春蚕》教学中的比较为了对比不同教学方法对同一教学内容的教学效果,笔者在《春蚕》一文教学中选择了两个本科平行班对比教学,具体来说,一个班运用传统的讲授法教学,一个班运用上文所提文学圈流程进行教学。在教学活动结束后,笔者设计调查问卷表,并在课堂上采用闭卷答题的方式完成。然后分析比较学生的反馈。根据学生反馈材料,我们发现这两个平行班对《春蚕》理解掌握效果差异明显。采用传统讲授法授课的班级,对《春蚕》的把握仅仅停留在熟悉故事的阶段上,能大体清楚老通宝一家为什么丰收成灾了,而对于其中的一些诸如民间话语形态、日常生活细节、心理描写特点等方面没能有深刻的印象。反观,运用文学圈教学法教学的班级,则能深刻了解以老通宝为代表的江南蚕农丰收成灾的主客观原因,并对小说的一些叙述描写特点如数家珍。而对老通宝、多多头、荷花、六宝等主要人物形象描述饱满清楚。概言之,运用文学圈教学法的班级真正掌握并记住了《春蚕》这部小说。

三、文学圈教学法在中国现代文学课程

应用的反思基于文学圈教学法的基本程序,此种教学方法有以下限制。其一,文学圈教学法适用的领域主要是文学作品教学,对于一些文学史相关的知识点教学,优势则不甚明显。其二,由于在现实教学过程中受到课时安排的限制,不可能也不现实每一堂课都运用此种教学法。其三,在文学圈教学过程中,学生的准备阅读占据重要地位,如果每堂课都让学生准备阅读的话,会极大地加重学生的负担,长久以来,可能会让学生麻木甚至厌烦,不利于下一个文学圈教学活动的展开。此外,笔者根据《春蚕》一文的实验,发现文学圈教学法顺利实施的一个关键是学生任务单的设置。任务单设置的根本原则是要有开放性,要能形成讨论的可能。比如“你觉得老通宝借债买桑叶的行为是否真实?”这个问题有很好展开的可能。其实这个问题的质疑最初源自于吴祖缃,其认为这个细节不符合生活真实,甚至是“无中生有”。[3]学生据此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在讨论过程中,他们各抒己见,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观点。尽管有些观点看法有些片面和浅显,但起码学生进入了作品,能够发表自己真实的感受及想法,并对江南蚕农的生活作出了精细的转述,这些想法证明其真正地看进了这部作品。综上,传统以教师为主导中心地位的教学方式,不能有效激发学生对现代文学史及作品的阅读兴趣,学生不读作品不参与课堂讨论的现象极其普遍。基于现代文学的这种教学现象,文学圈教学法能很好地解决目前学生不读作品的现状。由于文学圈教学法的实施有其特殊的程序与方式,教师的在教学活动中的角色地位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教师在文学圈教学活动中,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主导者,而是一个引导者与聆听者。教师可以根据课堂学生的讨论状况,因势利导,激发学生对文本分析的厚度与深度,这样文本阅读理解就能深刻地刻在学生的脑海中,一个文学圈教学便顺利完成,同时又为下一个文学圈做出了积极的准备。

参考文献:

[1]Daniels.H.“LiteratureCircle:VoiceandChoiceintheStudent-CenteredClassroom.”[M].PortlandME:StenHouse,1994.

[2]朱栋霖,丁帆,朱晓进.中国现代文学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

[3]吴祖缃.谈《春蚕》:兼谈茅盾的创作方法及其艺术特点[J].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84.

作者:戴勇 单位:南昌师范学院中文系

阅读次数:人次

本文由betway必威安卓版下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